Puppy

一个低产又无趣的人

【All主】如果性转了该怎么办?


*性转系列-B世界线,来栖晓♀突然变成来栖晓♂
*应该是段子组合篇章
*独立成篇,也可以和A世界线对照一起看
*晓♀的性格根据性别适当调整



原本今天应该是普通的一天,原本。

来栖晓♀应该同往常一样,被6:20的闹钟叫醒,收拾床铺,洗漱穿衣,准备早饭和中午吃的便当,整理好上学需带的用品,然后带上摩尔加纳出门搭乘电车,开始一天课程。

然而,当她睁开眼睛,看向被晨光照亮的天花板,隐约感觉到哪里不对。

睡过头了吗,闹钟没有响?她思忖,感到胸口重得厉害,什么又热又毛绒绒的东西正压在上面,随呼吸微微起伏。她撑起身体,发现摩尔加纳正蜷成一团躺在那睡得香甜。

奇怪,摩尔加纳从来没有爬到她胸口躺过——吾辈可不会做那么没礼貌的事!他如此声明,蹲坐得正正经经,尽管晓个人表示无所谓。你倒是更注意一点自己的性别啊,别让吾辈天天跟在你身边担心你被占便宜喵。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皱起鼻子抱怨,从来只肯团在她枕边或者身体一侧入睡。

今天怎么了躺过来了?她把黑猫抱起来,轻轻抚摸了几下下巴的,黑猫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她环顾四周。

还是居住数月的阁楼,不过……房间摆放似乎有点,说不清楚的微妙变化?少了什么,又多了些什么。那边放的是游戏光碟吗?还有一些运动器材,没见过的书。而且视角莫名变高了,感觉就像……

她摸向喉咙,低头打量自己的身体。

……噢。



1.性别改变了

来栖晓抱着猫包,靠在电车车门旁的角落翻看手机。

群聊记录,近期新闻,怪盗频道一个个点过,各式新闻、评论、争辩和质疑在眼前展开,随手指滑动不断向上逝去。晓低着头,手机屏幕中的文字映在眼眸中,映出微微蓝光。就像有无数数据从脑中略过,一只手伸入水流,任水流在指间穿梭,然后蓦地握住,结束探索。

啊,是这样,原来如此。

来栖晓♀,或者说来栖晓♂放下手机,深吸一口气,脑袋靠向一旁的车门玻璃窗,漫不经心地打量玻璃上映出的、拥有黑色卷发、瘦削身材的男子高中生。

果然,来到另一个世界了呢。

与其说是另一个世界,倒不如将其称作“平行世界”更为恰当,因为他并没有变成其他人,或者带着自己的身体进入一个从未见闻过的陌生环境,而是——或者说令他十分惊讶地——成为了“自己”。

另一个性别的自己。

原来男性的自己是这副模样啊。他暗想,手指缠上鬓角卷曲的发丝,下意识捋动。头发变短,身高拉长,样貌倒是和原本的自己几近无差,站在一起估计能被称一句同卵双胞胎。从手机内储存的各类聊天短信记录还有那不能更显眼的“异世界导航app”看,过去经历的一切也同自己经历过的基本一致,可以说是切切实实的“自己”。

——如果出生就是男性,并奇妙地经历了身为女性的晓所经历的一切后的模样。

真是神奇,虽然没法找到任何过去在老家发生的一切的消息,比如这一个晓来到东京、独自居住在卢布朗阁楼的原因,但是,莫名可以猜想到为什么。

看到手机联系人里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晓忍不住思考他们现在的样子。总觉得……性格上有点不一样,或许是谈论的某些话题不同了,而且有种说不清的直觉告诉他,绝不是什么细微的变化。

嗯……总之,到学校就知道了。

他盯着玻璃上的影子看,忽然捏住两颊,使劲揉捏,将同他对视的影子捏得表情滑稽,然后松手。玻璃上的男生依然冷淡地回望他,脸颊被暴力蹂躏泛起红痕,意外有种想让人继续揉下去的欲望。

从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身体变化开始,一直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感情弥漫在心头,令人不吐不快。突然身体变化,整个世界也发生了微妙的不同,这种感觉真是——

爽。

来栖晓(♀)握拳,在心底默默赞了一声。

————
对不起,每一个女孩都有一个男孩梦。


2.遇到第一位认识的人

“早上好,来栖君。”

被喊住时,来栖晓正低着头玩着手机,站在涩谷电车站等候转车。好啦晓,先看下车来没来,要是错过班车就够你受的啦!摩尔加纳从单肩包里探头出来,抖着耳朵说。

晓短暂地放下手机,忽然一把搂住黑猫的脑袋,原地蹲下来把脸埋过去,在摩尔加纳惊慌的“干嘛啦突然抱过来!”“不要用脸蹭吾辈的背啊!”喵喵叫声中一动不动。

果然是性别变化的原因啊,这边的摩尔加纳没有像揣着老妈子心一样天天冲他碎碎念了。来栖晓一边思索一边抬起头,看着摩尔加纳一脸莫名其妙钻回挎包里——临拉上拉链时还伸手过去揉了把猫头,并熟练地逃过了袭击来的猫爪:“够啦,都说了吾辈不是猫!”

嗯,今天也从摩纳这补充了能量呢。

重新挂好挎包站起来,来栖晓掏出手机滑开解锁,便听到身后传来的招呼声。他疑惑地转身望去,心底念叨这声音耳熟又陌生,一个有些许面熟的男性映入眼帘。

垂到接近肩膀的褐发,较为中性的面孔,体面制服整齐地捋平每一丝皱纹,还有黑手套和右手不离身的手提箱,啊,这果然是——

“明智吾郎。”来栖晓微眯着眼睛,下意识开口道,“你的头发居然还是这么长。”

气氛一度僵持。

明智的脸似乎凝固了。

诶,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晓后知后觉,有些尴尬地捋了捋鬓发。他猜到认识的伙伴们可能、发生了一点身体上的变化,比如和他一样性别转换,第一眼见到明智也迅速在记忆中对应上相对的那位永远微笑好像戳不破假面的优雅女子高中生侦探。

不过确实,他没想到,即便变成了男生,明智吾郎♂的头发长度,居然还和女生的时候一样长。

只是没有别发卡而已。

……说起来,男生留这么长头发的也不多呢。

“不好意思,昨晚睡得有点晚,头脑不清醒。”来栖晓恳切地说。

“没关系,我没有听到什么。”明智吾郎微笑道,摆摆手,似乎毫不在意的样子,“来栖君还是带着猫上下学呢,真的很喜欢猫啊。”

来栖晓愣了愣,有种被发现什么的微妙羞耻感。

他,会不会,其实看到自己蹲下去撸猫了?

“……嗯。”晓顿了片刻,回应道,“你也从没有放下过手提箱。”

沉默。

两人呆然地原地对视站了会儿,一时间没人发言。

“你不是打算来谈论金城案件的进程的吗?”来栖晓努力开启话题,今天总是被堵住话头的明智似乎还蛮可怜的,他打量对面那个有些陌生的男孩——啊,捏着手提箱把手的手指都收得紧紧的。说完这句话他很快发现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因为明智的手指看起来用力得都快皮肤泛白了。

“我确实在帮忙追踪金城的案子,不过为什么觉得我一定是来说这个的?”明智似乎整理好了心情,道,“最近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吗?那么你觉得怎样,你认为金城被警察带走的事件中有怪盗团的影子?”

“无所谓,都可以。”晓试图挽救话题,“我对怪盗的话题不感兴趣,但是你似乎每次遇见都想向我推销怪盗,你是他们的粉丝吗?——黑粉那种。”

沉默。

明智吾郎卡壳了般僵立,手提箱看上去快被他捏进肉里去了。

两人僵硬地对视站了会儿,电车到站,人潮涌动起来。来栖晓硬着头皮向他摆手作别,迅速混入人群溜上电车。他把自己藏到角落,抱起单肩包。摩尔加纳从开口处探头出来。

“你今天一直在呛对方呢,怎么啦?”

来栖晓移开目光假装没听见。

或许性别转换带来的差别比自己想象得要大多了,晓有些忧虑地想。明明变成男性了,怎么感觉对方比女性时还要玻璃心了呢?


——
如果性转了该怎么办?
晓♀:那不是更好吗?

题外话段子——

关于头发:

虽然知道天然卷基本梳不平,晓♀依然会执着地每天早上梳头发。除去洗漱穿衣做便当整理挎包,每天都会留出五分钟耐心地梳头发。

虽然梳完后没过两分钟又会是原来的样子。

最开始摩尔加纳会吐槽她:“好啦,反正还是会翘起来的。”后来完全说不出任何打击她的话了,开始会偷偷帮她留意治理卷毛的秘方。

“喂晓,今天有听到女学生讨论说,用XX和XX搅碎混合的液体护理头发能让头发变得直一点喔!”

——相比之下晓♂对头发的态度真是如同放羊般奔放呢。


关于摩尔加纳:

由于晓♀对于自身性别上定义一直是薛定谔的迷,与同龄女性比较起来迟钝得简直不像女孩子,摩尔加纳产生了莫大压力。

“晓,走光啦!”

“晓,你还记得你的性别吗!”

“晓,你倒是注意一点啊,生理期就不要跟龙司去吃冰了!!”

……完全被逼成了老妈子了呢,辛苦了。

以至于,被晓♀撸毛已经成为摩纳对晓女性属性残留的默许让步。

“今天只能摸五分钟哦”摩尔加纳义正言辞地说。于是五分钟,又五分钟,又五分钟……

——
所以晓♂穿越过去后闹出的种种如穿裙子分开腿坐之类举动,完全没引起摩尔加纳的疑惑呢。



TBC.(?)

现在可以公布的情报:

来栖晓♀(完整版):

沉默寡言的小巧女生,戴眼镜相貌平平,摘眼镜颜值急剧上升,其实是个有些女汉子性格的闷骚。
(晓♂已经是无意识的明骚了。)

因为性别原因会更细心又迟钝(对比男性细心对比女性迟钝),心思更加细腻,对外会观察更多,某种意义上变成了耿直girl。家务能力大幅度up,会自己做便当。似乎有种既来之则安之的迷之适应性。

因为女孩子体质会弱一点,加上身高因素(……),所以比起全然的主力攻击和指挥角色,晓♀会更加发挥头脑作战,更侧重战略。当然某些地方依然保持暴力本色,比如跳起来踹开关。但是背后偷袭拔面具有点困难,于是锻炼了一手腿部力量,上前先踹膝盖腿弯,跪下后上脸(更暴力了呢)

 

评论(11)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