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ppy

一个低产又无趣的人

【Ib同人】Memory(6)

*无cp剧情向

*多私设,脑洞突破天际

*啊啊最喜欢Ib了舔舔舔【痴汉脸

*虽说我有着“单机诅咒”,但还是希望有小天使回复qwqqqqq

*开始吧,见证短篇写成中篇的过程!!

———————————

Part.6

 

记忆,到底是什么? 

 

一个有意识的生物的经历的碎片?还是缠绵在一起、黏糊糊的图画? 

 

一个人之所以活着如果是因为他拥有自己亲身经历的碎片,由这些碎片筑建起了其独特的人性。那么,完全失去记忆的人,是不是算是死去了一次呢? 

 

这样的话,我就是死去了一次的人吧。 

 

 

[玫瑰?] 

 

“嗯,我总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的画里有那么多玫瑰,连身边都会带着一枝?你看,四区域中很多地方有供玫瑰放置的花瓶吧。除了玫瑰之外,应该也有很多其他的花,像郁金香、牡丹、百合、康乃馨之类的,当年创造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偏偏选择了玫瑰?” 

 

我坐在软软的沙发上面——在争得了它的同意后,手里捧着安置了红玫瑰的花瓶。轻轻晃动,花瓶里的水也随之摇晃,小巧明亮的光斑闪烁不停。黄衣的无个性坐在旁边的柜子上,闻言疑惑地望向我。 

 

[唔……等等,让我看看。]黄衣的无个性张望了下四周,继续写道,[你知道布偶们在哪吗?] 

 

“它们刚刚拿着我给它们画的花跑开,大概去哪儿玩去了。它们不一般呆在第四区和第三区么?”我歪着头看她张望,“怎么了?你和画框子似乎很关注布偶们啊,有什么事它们在的话就不能说吗?” 

 

[呵,也不能这么说。布偶们对我们而言就像任性的小孩子——当然,你也是,虽然老是一副大人样。]无个性忽然伸手狠狠揉了揉我的头发,写道,[小孩子嘛,总是很敏感,担心来担心去,而且非常容易生气。有些事情在我们看来告诉你也无妨,它们则会害怕这样,担心……你会想要离开吧。] 

 

“我不会,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里?我只要能找回我丢失的记忆就好了。” 

 

无个性闻言,似乎是笑了。[你呀……你知不知道,所有有意识的生物都是贪心的?一旦满足了自己的欲望,马上会有更多的欲望涌现出来,欲望是无止境的。]她几乎是叹息着写道,顿了顿,[我相信你不会背叛我们,也希望你遵守你今天所说的话,这里实在很孤独啊。所以,才强制性地不希望任何人离开吧。好了,回到你的问题。为什么是玫瑰……么?] 

 

[因为,玫瑰是象征嘛。] 

 

我愣了,“……象征?” 

 

[对,“外面世界”的象征——或者说,人类的象征。]她舞动着手指,若有所思,[我想自从你知道第五区的存在后,也猜想过为什么要有管理者吧?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第五区的“门”不是为我们开的,而是为外来者——人类。我们管理者,就是在有外来者进入时工作的。] 

 

[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封闭,你也知道,这里随着在“外面世界”展出的画作移动。来欣赏画作的人类中,总会有那么几个误入进来。因为在我们之中也有像你这样的伙伴,所以,外来者,都会有一个身份的象征,那就是玫瑰。] 

 

“玫瑰?外来者身份的象征?”我有些惊讶,看了看捧在手中的红玫瑰,“那为什么我也有玫瑰?我并不是外来者呀。” 

 

[所以说玫瑰也被称为人类的象征。你是我们中最接近人类的,不是么?绘图世界的主人都会有这样一枝玫瑰,上一任……是黄色的——颜色是其主人性格的标志。]无个性从花瓶里拿起红玫瑰碰碰花瓣,递给我,[而且,你的玫瑰是假花吧,外来者的玫瑰不是,他们的是真花,花瓣也有一定的数量。我们的这个世界对外来者来说,是迷宫;我们,则是通关BOSS样的存在。] 

 

“通关BOSS吗?”我接过玫瑰,低声喃喃。我们只是怪物?不,不是这样的,怎么会…… 

 

[我说过吧,真的玫瑰是外来者的象征,所以,如果他们的玫瑰凋零,他们也就不再是外来者了。外来者的玫瑰是第五区开启通往外界的门的必要条件,一朵可以通过一个人。玫瑰凋零后的外来者会被同化,对,同化,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毕竟他们没有离开这里的门票了。]她写得越来越慢,犹豫着什么,[我们这里实在太孤独了,你知道的,当外来者进入时,我们会全部出动,去夺去他们玫瑰的花瓣……] 

 

“什么?!”我忍不住喊道,打断她的话,“这样他们不是回不去了吗?为什么……为什么?” 

 

黄衣的无个性拍拍我的背,耐心等我平静下来。然后,她重新抽了张纸。 

 

[我们太孤独了,我已经重复了很多遍。可能你现在还无法理解,对我们来说,伙伴胜过一切。在我们的观念里没有生命和自主这个概念,只要能够同化外来者,怎样都好。]无个性平静地写着,[我们现在也不强求你能认同,毕竟你有意识的时间太短。在外来者闯入后你不必做这些,我不过希望你能了解,不要阻拦。我们是伙伴,是朋友,而我们,还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可以吗?] 

 

我沉默,轻声说道:“你不必询问我的意见的。” 

 

[你是我们的伙伴,需要疼爱和关心的孩子,更是第四区的主人,通往第五区的道路开不开启,全在你的一念之间,我们自然要询问你的意愿。] 

 

我默默地抚摸手中的玫瑰花瓣,妖艳的红色,美丽动人,却是毫无生命的死物。我把玫瑰插入花瓶中,慢慢晃动,看着水面在瓶中摇曳,小巧明亮的光斑闪烁不停。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担心我离开?”我缓慢地问道,“既然第五区通往外界的门只允许拥有真的玫瑰的外来者通过,我要想离开,根本是不可能的。为什么要担心?布偶不知道警告我多少次了,不要离开不要离开,可我根本没想过离开也……不可能离开的啊。” 

 

[并不是那样,恰恰相反,绘图世界的主人是我们中唯一有机会离开这里的。因为不管怎么说,你都有玫瑰呢。]无个性反驳道,[其实,只要……] 

 

她忽然停下,手像是被什么猛推一下在画纸上划出长长的一条线,发出尖锐的刺破声。我吓了一跳,茫然张望四周,只见黄衣的无个性背上趴上了一个蓝色身影。脚边和沙发旁,至少几十个布偶围了上来,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猩红的眼睛闪烁着压抑的愤怒。

 

无个性叹息一声,扔开笔弯腰抱起几个布偶。古怪的音节响起,那是我听不懂的、属于原住居民的语言。它们交流了许久,无个性摆摆手,似乎作了什么保证,布偶们这才慢慢散去,只有一个爬上我的膝盖抱住花瓶。至始至终,它们都没有看我一眼。无个性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弯腰在纸上草草写道。 

 

[抱歉了,这些家伙啊,真没办法。我已经发誓不能把那个告诉你,所以……唉,头疼……]

 

我摇摇头,“该是我道歉,给你惹麻烦了吧。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并不想出去,知道这些也没有用。如果不知道能令大家安心点,这样就好。” 

 

[呵,谢了,不然我得左右为难呢。哦对了,吴克求我帮忙找它们的玩具球,得先走了。一个人没关系吧?]

 

我露出一个微小的笑,点头,然后看着她朝我挥挥手,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门在面前关上了,“啪嗒”一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尤为突兀。我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有些恍惚。 

 

——呐,呐,你 没事 吧? 

 

我像是被突然惊醒,猛地站起来,差点把坐在膝盖上的布偶抖下去——它刚刚正用花瓶碰我的手。我忙抱住它,看见那行字,晃晃头开口道:“没事啊,怎么了?你好像有事想问我,是吗?”不然,也不会特意留下来。 

 

——也 不一定是 有事,我也想 呆在 你身边啊 

 

布偶摇晃着花瓶,轻轻笑着。 

 

——不 过,好久 没看见 你画绘图 世界的 地图了—— 是完成 了么? 

 

“……差不多吧,已经没什么想要画的。似乎一不小心设置了太复杂的谜题,自己都要记不住,心里一烦躁就懒得画了。怎……么?你不是经常去第四区闲逛么?”我慢吞吞地说道,重新把自己陷入柔软的沙发中。 

 

——嘻嘻,这样 啊……想得 到你的亲口 承认嘛,这下就 没问 题了,可以迎接 新朋友 了哦! 

 

“诶?新朋友?”我愣了。 

 

——你不 知道吗?从 没有问 过其他 艺术品? 

 

布偶惊讶地睁大眼,然后笑了,把花瓶推到我手中,顺着手臂慢慢爬上来,把脑袋搁在我的肩上。 

 

——嘛,不知道 也没 关系,你不 需要忙 碌哦,交给我们 就好 

 

“等等,到底是什么……呜,不要闹了,好痒……”我喊起来,布偶绒绒的头发在脖子上蹭蹭,痒痒的,让人受不了。它摇头晃脑,抱住我的脖子。 

 

——呼呼,只 不过是又一 次的 画展,很快要 开始 了哦~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