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科考队员帕先生

一个低产又无趣的人

【Ib同人】Memory(21)

*无cp剧情向


*多私设,脑洞突破天际


*啊啊最喜欢Ib了舔舔舔【痴圌汉脸


*虽说我有着“单机诅咒”,但还是希望有小天使回复qwqqqqq


———————————

 

Part.21


——我们是朋友吧?


嗯,怎么了?


——过来这边。因为是朋友,我想给你这个。


哎,等等!……这样会很痛吧?Mary,别做傻事了!


——怎么能说是傻事呢?安心啦,没事的,因为我想把它给你啊。


——不,你不用做。只要你收下它,我就很开心了呢。


Mary……


——一定要一直带着它哦,只要有它在,我总能找到你。


——相信我吧,它会保佑你。

 


“Mary……”


眼前的黑暗逐渐褪去,浓雾散开,露出阴暗单调的天花板。我吃力地睁开眼,躺在地板上,神情恍惚。


那是,以前作为人类和Mary在一起的事么?金黄色的玫瑰花瓣……她把这个扯下来给我了,很郑重的模样,希望我一定随身携带。原来我和她的关系很好么?


……肯定很痛吧,玫瑰花瓣可不是能随便拔掉还能长出来的东西。


绘图世界的主人所拥有的玫瑰花瓣,既是钥匙也是力量的象征。一心想着到另一个世界去的Mary,把她力量的一部分给我时,在想些什么呢?或者说,想要做什么呢?


而那片花瓣,最后去了哪里?


……记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连自己当初如何死去的都弄不清。不过也不会有其他死法,不是被美术品们撕完花瓣,陷入沉眠,就是迷失在走廊间,饥渴交迫而死。


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肉体死亡,意识体长生,得到的同时不断失去。丢失记忆,消亡了肉体,丧失在真正的阳光下漫步的权利,连情感都显得如此虚假。是不是我一开始就不该追寻记忆?丢失掉的东西,也许没有找回来的必要了。


如果一开始就不那么执着,是否会更好?


我慢慢爬起来,小心地挪动脚步。眼前的画作已经完成,金发女孩微笑着站在盛放的黄玫瑰花丛中间,张开双臂,好似要拥抱什么。她微眯着眼,表情生动,仿佛下一秒就会喊出声来,从画中脱离,笑盈盈地站在画架边,向我打招呼。


为什么不回答我呢,Mary?


我徒劳地等了会儿,画中的女孩毫无反应,只能叹口气。


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那么,自己睡了多久?


美术品是不需要睡眠的,只有力量微弱,难以支撑意识体清醒的情况下才会休眠,正如那些不断为“门”提供力量的前辈们。许是我残留了些人类的习性,时不时愿意随地躺倒睡一会儿,在睡意的深处逃避。睡着时,我根本控制不了睡眠的时间,也不知道自己何时醒来。原来是不在意这些的,现在……


Garry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我闭上眼睛,在心底呼唤第四区,脑中回想第四区的地图。洋房教堂,街道巷口,湖泊花园,一一浮现在所想的地图上,逐渐立体、拔高,最终耸立为正常大小。而我正置身其中,身体轻盈透明,飘在建筑群的上空。


相比原来的蜡笔世界,重建的绘图空间要大上两倍还多,一副西洋小镇的样子。道路众多,纵横交错,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在此迷路。与第五区联通的教堂位于小镇东北部,常年上锁,没有红玫瑰花瓣,不放任何人类通过。


他们分明已经进入第四区了……在哪里?教堂的门依然纹丝不动,看来那里他们没去过。是在……啊,那里啊,湖泊旁边的二层楼小洋馆。看上去,两人的情况很不好。是迷路了吗?还是我睡得时间太久,他们不可避免地陷入饥饿了?


不行,这样下去,他们不可能找到出口。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可以给人类食用的东西,一旦开始饥渴,等在不远处的,就只有死亡。


得去一趟。


尽管无法见面了,我还是想——或者说必须——必须送他们出去。


我睁开双眼,从第四区的立体地图中脱离出来,拿出一直握在手心的玫瑰。红玫瑰依然那样娇艳、虚假,躺在我手中任人宰割。这是我唯一拥有的东西啊。


我捻起一片花瓣,闭上眼,用力扯了下去。

 


彻底迷路了。


Chritta靠在洋馆二楼的窗边,出神地盯着湖面荡漾的波纹。


从进入这个看似真实的地方起,哪里都不对劲。从鬼打墙的走廊脱出,刚刚进入这个巨大的小镇时,她心里有松口气的。阳光、草地、花朵、湖泊……这些都是能让人放松警惕的东西。它们活生生的,就像人类生活的那个真实的世界一样,美好,自然,惹人沉醉。


她却总觉得,有谁在窥视他们。


不是那个逃走的画中的女孩子,她的双眼虽然无神,却并不冰冷。


对于她,Chritta确实打心里感到抱歉。那孩子明显有些依赖着Garry,看上去,也不想伤害他们。摊牌的时候,自己有些控制不住情绪,说了刺耳的话,似乎打击到她了。但……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那孩子毕竟是这个诡异世界的一员,属于非人的物种。不知道便罢了,知道了,没办法不在意这一点。就算她真心想要帮助他们,在Chritta看来,也不便接受。Lost分明和其他追击他们的生物是同伴,被同伴要求来袭击他们,左右为难之下,她是会继续帮助人类,还是倒向自己的同伴呢?


不能打这个赌。


再说,如果Lost真的选择帮助他们,他们成功离开这里后,她又要怎么和昔日的同伴相处?


如此想来,还不如一开始就彼此分开,互不关联。


于是瞒着Garry和她摊牌,告诉他那孩子消失了,陪他在走廊、在这个空间寻找,希望他最终冷静下来,找到离开的方法回到原来的世界。


结果,现在变成这样了啊,似乎被这个貌似真实的虚拟空间排斥了……


怎么办呢,Garry看起来很消沉,也不愿多说什么。他们已经在这转悠几天了,依然没有收获,也许连地图都没走完一半。过去太久,即使两个世界时间流逝不同,他们现在也到了感到饥饿的阶段。这样下去,很不妙啊。


Chritta轻轻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不是低沉的时候,再糟糕也不能放弃。


她从湖面收回目光,略过洋馆旁茂密的灌木和庭院树,忽然一愣。


那是……


“单独……下来?”

 


“请收下这个,到东北角的教堂去吧。”


我深深鞠躬,递出手中的花瓣。


手还有些颤抖。第二片花瓣拔下的代价比想象中要难熬多了,不过最后,好歹缓过神来。这段时间接连用掉两片花瓣,到底太费神,身体有些撑不住。恐怕在旁人看来,自己现在苍白得可怕吧?


“你……发生了什么?”


Chritta没有伸手,双眼长久地凝视我,看不出表情。


“什么都没有,请收下它吧,我没有恶意。”我埋着头,试图压抑住声音中的软弱,“它是我的花瓣,也是……教堂的钥匙。把它塞进门锁就可以了——最有可能打开两个世界间通道的地方就那里面。”


“……”


“求求你了,收下它吧……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一幅画,但是,我真的希望你们离开这里。你们呆在这个世界太久了,身体已经感到不适了吧?快些走吧,我——”


我一惊,差点跳起来。Chritta向前一步,蹲下来,连同花瓣一起握住我的手,抬头看着我。


“为什么?”她问,眼神淡淡的,透出些许忧伤,“为什么帮助我们?”


为什么……啊,为什么呢?


“因为……很温暖啊。”


从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被问到时,答案却自然而然浮现出来。


“你们都……很温暖。无论高兴、愤怒、担忧或者消沉,情绪好像浮现在脸上,那么漂亮,又那么温暖。和这个世界,很不一样。”


不冰冷,没有隔膜,好像可以触摸得到。


“我大概,向往着你们吧,生动的、真实的你们。这是我永远无法做到的……我啊,不知道情感到底是什么呢,一直以来感受到的都是虚假的东西。许多不必要的情感,连理解都做不到。第一次看到你们,真的很惊奇。”


原本只想找回记忆,不知不觉被吸引,彻底忘掉原来的打算。


“被关心了,被教育了,被带着逃跑了……感觉很新鲜。”


很新鲜,又很熟悉。


“或许……没办法阻止同伴对人类的追捕,至少,希望你们能够离开这里。”


我把花瓣塞入Chritta手中,扭动着抽出手,后退。


“快走吧,人类无法长久呆在这个世界。”


“带着Garry离开,永远,永远不要回头。”


沉默。


“对不起。”Chritta说。我惊讶地看向她,看见一个饱含歉意的微笑。


真的,很漂亮,很温暖。


“同时,谢谢。”


她向我鞠躬,后退几步,利落地转身绕进洋馆。似乎听到楼上传来交谈的声音。半晌,我躲在灌木丛中,目送两人结伴离去。


这样就可以了吧?


“……”


“还真是洒脱呢,自己。”我嘲弄地说。


该结束了,人类和美术品共存什么的根本不可能,我也从未那样期待过。之前只想亲自将他们送入第五区,现在指明方向,给出钥匙,以Chritta的聪慧,一定能找到打开“门”的方法。最后自己再稍稍给予帮助,他们能够顺利回去。


以后,不想再和人类接触了。毫无意义,徒增烦闷。


我站起身,舒缓筋骨,放松身体。好像经过一场大病,身体又累又酸痛。那种累不是字面上的肌肉疲劳,而是由内到外,从心底涌起的疲倦。什么都不想看,什么都不想听,什么都不想知道,连以前一直心心念念的记忆也变得让人厌倦。


如此一来,自己大概会变得和其他美术品一样无所欲求了吧?


这样也好。


我慢慢往房间方向走去。事实上,即使我的房间隐藏在教堂的角落,只要我身在第四区,不管在哪里,也都能瞬间回到那个房间。然而,不想那么快回去,不想面对冰冷的墙壁、静止的画作,不想……呆在Mary被烧毁的房间,咀嚼自己可悲的过去。


沿湖漫步,顺石砖小路漫无目的地行走,发呆,忽然感觉脚边碰到什么东西,低头。


……布偶?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我弯腰抱起布偶。它像真正的布娃娃一样,没有任何意识波动。红色眼睛望着我,像在说什么,里面却空洞无神。


——呀,第四区的主人。


声音突然在脑海内响起,我惊得差点丢掉手中的布偶。这是……塔尔前辈?


——哎,不用那么激动,好好拿着它。没有它,我可没办法跨区和你对话啊。


帮助人类的事,这么快被发现了?我定了定神,佯装冷静道:“塔尔前辈,有什么事吗?”


——之前,不是和你聊了聊吗?好久没和别的意识体聊天了,哈啊,感觉真不错,秘密憋久了真是有够操蛋的。所以呢,想稍稍感谢你一下。你不是一直想找记忆吗?看守了这么多年“门”,估计没有比我更熟悉它的,就去“门”那里查了查,看有没有你的记忆。


“记…忆……?”我茫然地重复。


——你原来是人类吧?死了之后才转生成意识体,按理来讲记忆会被“门”吸收保存,生成书籍和新的走廊。我原本想把你的记忆翻出来,说不定可以还给你,也算还了你的人情。不过,不翻不知道,那里有够让我惊讶的,你的记忆,根本不在“门”那嘛!


“……不在?”


——哎~从来没见过呢,还真有这样的美术品,甘愿用自己的力量替代将被吸收的人类记忆啊。啧啧,也不知道是谁,够蠢的,有什么意义呢。


我懵了,眼前似乎瞬间出现飘落的金黄色花瓣,一片一片,碎成小块消散在空气中。


原来,Mary是这么打算的吗?


——喂,你,还没反应过来吗?!


“什么?”我被塔尔恼怒的吼声唤回注意力。


——记忆啊记忆!既然你的记忆从来没被取走,那么,你不是一直拥有全部记忆吗?自己把自己的记忆封印,又心心念念想把它找回——明明有人帮你保住了记忆,却还做出这么傻的事,你倒是有趣啊!


“……”


——说到底,你始终想不起来,不是你潜意识里……一直拒绝回忆吗?


“……”


——你分明,拒绝记起一切吧?


——Ib!


——————————————

下章完结w 虽然这边好像根本没人看的样子Qwqqqqqqqq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