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科考队员帕先生

一个低产又无趣的人

【Ib】Memory-记忆之后

00.


走,快走!


凌乱的脚步声在狭长走廊内回响。走廊间光线暗淡,空气凝滞,近乎停止的时间被什么搅乱,平白透出几分匆忙慌乱。


散发淡淡白光的画作近在眼前。他喘着粗气靠近,犹豫地伸出手,手掌穿过光幕仿佛穿过一层冰冷的水,冰水之后是令人热泪盈眶的、阳光般的温暖空气。


就是这里。他在心底大喊,脸却因为长时间紧绷僵得动弹不得。他转身蹲下,直视孩子的眼睛,双手包住小手,说:


“——”


……


……没有声音?


他愣住,看见孩子凝视着他,摇了摇头。


心脏抽痛。


孩子挣脱他的手。


不……


她冲他微笑,后退两步。


不,不,别这样。


孩子转身,向走廊深处走去,转眼间,被无穷尽的黑暗吞噬殆尽。


——!!


男人猛地惊醒,掀开被子坐起身,大口喘气,冷汗浸湿脊背。


许久,他才倒回床上,手臂横在眼前,右手捂住心口。

 


01.


Garry打了个哈欠,裹紧身上的深蓝大衣。


深秋的早晨已经稍显寒意。街道两边的梧桐叶撒落在地上,铺成一层厚厚的地毯,散发出好闻的草木清香。为时尚早,只有几个上班族夹着公文包在街上匆匆而过。Garry独身一人站在街道角落,被晨风吹得一个哆嗦,搓着手寻求温暖。


怎么突然降温了……这天气简直有病!他暗自咒骂,脖子往衣领深处缩了缩。


展馆刚刚开门。事实上,管理员十分钟前才懒洋洋地打开门锁,拉起售票处的铁栅栏。偏远小城地处偏僻的美术馆,在寒流造访的第一天早上,展厅冷清,无人问津。


Garry的手指摩挲大衣衣角,百无聊赖地在口袋里翻找。钥匙、打火机、钱包……啊,找到了。他掏出颗柠檬糖丢进嘴里,熟悉的酸甜口感在唇齿间化开。


居然还摸了把糖带上啊自己,Garry心想。完全没注意到……穿着一身五年前的旧衣服赴人生的第一次约会,自己的脑子终于坏掉了。


出门前,他几乎下意识翻出这件衣服换上。毫无理由,也不需要理由。似乎他潜意识认为,参观Guerdena的画展必须如此全副武装。


“不行啊……真是莫名其妙。”他喃喃自语,“还有早上那个噩梦……”


“Garry!”


他回头露出微笑,看见一头利落短发的女性正笑吟吟地冲他打招呼。

 


“……色彩、线条,哎哎,Garry看这里!超有意思的!对,整体构图……”


……他期待已久的约会绝对不是这样的。


Garry头疼地揉揉太阳穴,嘴上不断用“嗯”“对对对”回应女友。温柔的絮语呢?神情的对视呢?就算不奢求那些,你好歹看看人家呀?一个劲研究画作,超令人沮丧的好不好。


不过也怪他选择美术展作为约会的地点。他原本以为作为正在攻读美术方面的研究生的Chritta,和她来这样的地方更能打开话题。没想到……话题是打开了,可都是学术方面的啊!说好的谈星星谈月亮聊人生呢?!


他眼睁睁看着Chritta陷入研究状态,在探讨绘画流派的路上越走越远,连忙开口把她拽回来。


“Chritta,停一下!我说,要不要先出去吃个午饭?”


他花了一个午饭的时间绞尽脑汁思考正常的约会话题,在回美术馆的路上琢磨如何开口,陪兴冲冲的女友走向展厅二楼。好不容易有了头绪,Garry正打算佯装无意地引出话题,Chritta忽然拉拉他的手臂,表情有些困惑。


“呐Garry,你不觉得周围……有点太安静了?”


安静?他环顾四周,视线之内没有任何来参观的人。光线昏暗,粉刷过的墙惨白张脸,清冷得看不出人活动的痕迹。只有画作,安安静静挂在墙上,不声不响。莫名的,某种诡异的感觉在心底涌动。


不对吧,上午虽然没什么人,但随便走走还是能看见几个学生和老头子在参观,不至于中午一过就各自回家吧?还有这古怪的氛围……


“我去售票处看看。”


Chritta松开挽住他的胳膊,快步往楼梯处走去。Garry喊了她一声,急忙跟上,拐过转角,眼前已然空无一人。


走得这么快?


Garry怔住,极力忽略心底不断弥漫的怪异感,几步冲下楼梯到达售票处。售票处的铁栅栏不知何时已经放下,小窗紧闭,望进去只看见拉到一半的窗帘布和里边的黑暗。再一扭头,出口处大门早已牢牢关上,看上去还上了锁,透出股冰冷。


……仿佛有冷风拂过后颈,使他感到莫名的毛骨悚然。


怎么回事?不可能啊……他们刚进来不到半小时,完全不到闭展的时间,期间也没有任何人来通知。如果不是Chritta警觉,他们可能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关在里面。怎么会……


头顶的电灯闪烁两下,熄灭了。


停电?他回头,视力所及一片黑暗,方才熟悉的展厅在昏暗中变得无比阴森。


Garry不禁咽了口唾沫。


不管怎么说,必须先找到Chritta!他暗暗下定决心,边喊Chritta的名字边小心走进展厅。没有人,没有声音,连光也显得尤其微弱。他在一楼转悠了一圈,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


疑惑地皱眉,Garry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难道上楼了?可没有听见楼梯那边有动静啊。他深吸口气,摸索着爬上二楼,在紧闭的窗口处站定。


脖子后面好像被谁注视着,泛着寒意。皮肤被黏住了,冷汗不由自主渗出,打湿衬衫后背……不管怎样,都打消不掉那种被窥视的古怪感觉。


[……来啊,过来啊。]


[为什么……离开呢?]


[好久不见……]


“有人吗?谁在那?”他禁不住大喊。


[你……到哪儿去了?]


心如擂鼓,他缓慢地转过头,眼前一阵恍惚。


不远处,仿佛自带光芒般——血一般艳红的玫瑰,从画框中倾泻而下。


TBC. 


————————————————


嗯,我回来了【不要脸状】

先写的是Garry的番外,大致从Garry角度写写他的心理历程。时间线和正文一致,就是视角不一样,会尽量快点写完的www

这篇完了就是Mary番外了吧……【深沉】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