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科考队员帕先生

一个低产又无趣的人

【Mona主】男孩和黑猫的夏日二三事(1)

又名《男孩和黑猫的夏日傻吊事》x 大概有四个小段子


*艰难复健,

*比起cp感,黑猫和男孩的感情或许更像亲情和友情,希望能描绘这样的情感

*当然,如果一定要吃cp,肯定还是猫主(呐喊x)

手动 @世和子 




1.毛发

来栖晓说不清摩尔加纳的品种。

啊,要是被黑猫听到,他可得闹脾气,“吾辈才不是猫呢,吾辈是人类 !”好吧,这句话简直是口头禅,三天两头说一回。听得晓已经可以自动过滤,直接捕捉之后的字句。

毕竟我在养猫啊,来栖晓偶尔有些发愁。宽大的黑框眼镜很好地遮住他眼底的忧心,不叫摩尔加纳炸毛闹笑话。你看,柔软的耳朵,毛茸茸肉呼呼的爪子,细长尾巴跑动起来会上下摆动,尾巴尖好似只在空中扑腾的白蝴蝶。晓时常好奇,怎么没来另一只猫把它逮下来?

——再怎么说是奇幻生物,或者声称中的内在人类,摩尔加纳在现实世界中的外形可不是一只毛光水滑的黑猫嘛?

还是白爪白尾巴尖的。

无论拎住后颈提起来会僵住的状态,遇见猫薄荷忍不住露出的、殿堂里看到珍宝的样子,还是在外边逛了一身子灰尘被拖去洗澡时、比遇见阴影更加恐惧、还挠他一身爪印的行为……一次两次晓勉强相信他是受本能影响,五六七八次后,晓总得心虚地在摩尔加纳靠过来看手机屏幕前,把搜索记录里的“养猫攻略”删掉。

怎么办,来栖晓从来没养过猫。

所以他完全不知道,猫奴带着爱猫过夏天时会做些什么。

小时候邻居家倒是养过狗。那是一只非常漂亮的萨摩耶,一身毛发总是被主人家整理得干净又蓬松,看上去分外舒服。他曾有一次被允许摸摸 它,小心翼翼靠近,伸出小手犹豫地碰了碰大狗。好柔软啊,晓惊奇地睁大眼睛,随后被友好跟过来的萨摩耶蹭得差点摔了一个屁股蹲。

他心心念念那家的狗狗,所以当夏天到来,晓看到白色大狗突然瘦得只剩一个头的时候,吓得背着手险些哭出来。被劝了好久,他才知道狗狗怕热、夏天要剪毛,盯着萨摩耶剪秃的身子直发愣。

之后因为父母工作变动,家里搬走了,晓也没有养过宠物,此后了解这方面知识的机会更加寥寥。这段记忆一直残存在晓脑海深处,成为他对照顾动物唯一的参考。

所以,猫需要剪毛吗?

他一边修理开锁工具,一边用眼角余光打量摩尔加纳。夏日的夜晚天气闷热,阁楼更如此。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的狭小空间里,空气格外叫人喘不过气。来栖晓早早敞开窗,试图多流通进来些微夜风,半靠在窗边,借助窗台和外面稀疏灯光继续手上的动作。黑猫团在男孩脚边,晃动尾巴,百无聊赖。

“晓,今天怎么这么热啊?”

摩尔加纳忍不住伸长身子,在床铺上袒露出肚皮,从左滚到右,右滚到左。白爪尖蜷在胸前在空中挥动,仿佛在扑腾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比如蛾子什么的。但晓知道他只是试图制造一点流动空气罢了——鉴于他的爪子实在拿不起扇子。

男孩没有停下手中工作,越过开始逮尾巴尖转移注意力的黑猫,去看摆在窗台那头的手机。由于连续高温,当前气温成了年轻怪盗们不得不关注的重点数据。受到地理上某种迷之气候现象影响,今年东京的气温似乎飙升得格外厉害。晓的老家气候哪有东京这般炎热?现下不得不把“当前气温”设置到屏保上,不时查看一下,希求能有片刻降温。

“晚上降了。”晓移开目光,说得有些没底气。

“你在哄骗吾辈吗?明明比昨天更热,吾辈的毛都要湿成一缕一缕的了呜呜呜……”

那就别再说出来啊,越发意识到这个事实不会更热吗?来栖晓感到握着工具的手似乎也沁出汗水,身上的衣物越发透湿,紧贴上后背黏成一团。

不过摩纳你完全在说胡话吧,哪有大汗淋漓的猫啊,猫又不靠出汗散热。

他把快歪下去的身子正了正,松开一只手打量,手心黏糊糊的很不舒服。黑猫灵敏地一翻身滚到晓腿边,前爪伸直了去够他垂下来的胳膊肘。

“晓,晓,帮吾辈扇扇子吧,你这不是空出手了吗?”

“这么热吗?以前夏天你都怎么过?”

来栖晓认真咨询客户意见,为下一步操作收集客户意见。网络上的建议多种多样,有说猫不能剃毛的,有说必要情况下剃毛情况可取的,晓一时难以决定。难道要带摩尔加纳去宠物医院询问医生意见?晓脑海里不禁浮现起搜索图片时看到、背脊被宠物医生修出恐龙背甲形状的橘猫,再套到面前的白爪黑猫身上,忍不住笑出声。

“干嘛干嘛,吾辈又记不得以前的记忆了,怎么知道夏天怎么过?”摩尔加纳耷拉下耳朵,爪子也垂回胸前,“吾辈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温度,好吓人。这里每年都是这样吗?别的猫怎么忍受的了嘛!”

黑猫哀嚎一声,四爪朝不同方向一甩,彻底摊平成一块猫饼,露出覆盖柔软绒毛的肚皮。晓挠了挠他的下巴,又顺着脖子下方的毛发往下慢慢捋顺,擦过小肚子和腿根的痒痒肉。大概是热昏了头,摩尔加纳少见地没有就摸肚子这件事嚷嚷两句,反而惬意地抖动记下耳朵,喉咙里发出被摸舒服的呼噜声。偶尔热极了,才晃动下身子,在手上蹬一脚。

“再换个地方揉揉,呼呼……”

好短。

晓从尾巴尖又撩回脖子下面,黑色毛发顺着手指的移动弯曲又舒展。虽然看起来蓬松柔软,抚弄下去后,毛发乖顺地贴伏,并不像能一剪刀下去依然能保留碎毛的样子。

他撩起一撮尾巴尖的毛发,让尾巴从两只手指中间滑下去。

很舒服。

男孩脸上不动声色,默默地又把弄了几次猫尾巴,差点忘记自己在做“严肃”的猫毛长度评估。

“呼噜噜……”黑猫翻了身,一爪子拍到男孩的大腿上,磨爪爪似的轻轻抓挠。因为高温,晓只穿了件短款的睡裤。猫爪子和肉球直接拍到皮肤上,一路痒到他心底。

毛茸茸的,软乎乎的,收起尖爪剩下肉垫的柔软,袒露肚皮——这是只对信赖的人露出的软肋。

来栖晓忍不住伏下身子,脸颊贴上摩尔加纳的胸口,轻轻磨蹭。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一直有人陪伴的感觉了。

是活物,是伙伴,是能面对面对话、而不仅存在于手机聊天界面内文字般的存在。

“怎么啦,这样吾辈很热啦。”

耳边传来黑猫嘟嘟哝哝的抱怨,但是没有被推开。摩尔加纳一边叹气“晓你又怎么啦”,一边收回前爪搂上男孩的头,爪子小心地抚摸男孩肆意卷翘的黑发。

“都说了很热嘛,你靠过来我们只会更热哦?不过你不开心的话,什么时候想靠过来吾辈都是没问题的哦?好啦,没事没事,怎么了吗?”

男孩摇头,直起身。手指顺着黑猫肚皮捋顺两下,摩纳舒服得再次眯起眼睛,发出轻微呼噜声。

果然需要考虑一下剃毛。毛发剃短一点,是不是就没有那么热了?

他捞起黑猫的一只前爪观察。白毛顺滑地贴服在皮肤上,形成一个圆润的四瓣团子,绒毛细腻又舒服,让晓隐约想起曾经那只雪白萨摩耶。似乎就这里的毛发浓密蓬软些,紧贴拇指的粉色肉球确实温度很高,热得难受,看来摩尔加纳的确被高温天气折磨得很。

男孩捏着爪子看了又看,神使鬼差地拿起剪刀,冲着白爪爪上的绒毛落下去。

黑猫正巧抬起头,“晓,要不你还是——”

咔嚓。

一人一猫呆滞地注视一撮白毛落下,在空气中散开。

……

“啊啊啊啊啊——晓你在干什么!!”

黑猫一瞬间抽回爪子蹦起来,毛发猛地炸圆了,几乎蓬松成一颗球——来栖晓从没想过能看到如此毛发旺盛的摩尔加纳。他原地抓了狂似的抖动前爪,试图摇下碎毛,而后突然跳到晓身上,脚爪杂乱无章地乱踩,仿佛失了魂,陷入被意外剪毛的狂怒。

“剪了剪了剪了剪了……”

来栖晓措手不及被他撞倒到床上,弹起的膝盖撞飞了窗台边缘某件工具。硬质工具撞击的位置着实巧妙,痛得他骨头发麻小腿一抖,脑袋径直砸上墙壁。

“——咳咳,痛……”

“你在想什么啊晓!为什么拿剪刀?吾辈拒绝剃毛!太羞耻了喵呜呜……”

“冷静,摩纳,听我说……别踩脸——呜!”

“哇哇哇喵嗷!”

……

等“战斗”停止,一人一猫瘫倒在床上,大口喘气,毛发和衣物已经彻底湿透。两个家伙头靠着头,身子歪八扭七,呆然看着头顶的热气蒸腾。

“好热啊,晓。”

“嗯。”

“吾辈绝对不要剃毛!这么短的毛,再剃得裸奔了!”

“好。”

沉默。

夜风不合时宜地吹进来,飘起几根剪碎的猫毛扑到男孩和黑猫脸上,痒得他们接连打了个喷嚏。

“噗哈哈,吾辈们在干什么啊?明明都这么热了。”

“好热。”

“以后有什么事情要直接跟吾辈说哦,不准自作主张!不要一个人担着!”

“好。”

“……”

“……”

“……去买风扇吧,晓。”

“……嗯。”

评论(1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