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ppy

一个低产又无趣的人

【Ib同人】Memory(9)

*无cp剧情向

*多私设,脑洞突破天际

*啊啊最喜欢Ib了舔舔舔【痴汉脸

*虽说我有着“单机诅咒”,但还是希望有小天使回复qwqqqqq

*开始吧,见证短篇写成中篇的过程!!

———————————

Part.9

 “我……”我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嗓子沙哑得厉害。

 “先别说话啦!没事吧,刚刚好像很痛的样子,一下子倒下来,把人家吓了一跳!”没等我说完Garry就急匆匆开口道。我这才注意到自己正躺在两把并排的椅子上,身上盖着Garry的紫色大衣。

我一面努力回忆刚才应当是自己记忆的画面,一面坐起来,抓着大衣想说没事,下意识开口:“……谢谢。”

声音低得像蚊子哼哼。

 “你啊……”Garry像是叹了口气,伸手狠狠地揉了揉我的头发,“明明是小孩子就不要这样逞强啦,好歹依赖一下大人嘛,人家会担心你的啊。”然后转头,压低声音碎碎念,“真不知道你爸妈是怎么当父母的,教会自己的小孩这种事不是应该的嘛……”

我一愣,噗嗤一下笑出声。奇怪,明明见面没多久,但并没有生疏感,两个人都很自然地这样相处——自己以前一定认识Garry!只是把他连同以往的记忆忘掉了……想起刚才仿佛看到的紫色身影,目光犹疑地在面前男人紫色头发和大衣上扫过。

难道,他就是……那个人?

可是,既然这样,Garry应当也认识我才对,为什么……好像并不知道我是谁?难道,他也忘了我?……对了,一时兴奋,我倒是忘记了,Garry是人类这件事。身为一幅画的我,以前怎么会认识人类?

还是说,我,曾经,是人类?

脑子昏沉一片,什么都想不清。身子忽然被晃晃,我抬眼,Garry正担忧地看着我。“真的没事吗?”我听见他在问。

点点头,我决定先别想那么多。从椅子上下来,捏着大衣,才想起之前Garry提出的问题。

啊……人类的话,好像必须要有一个名字才行。可把名字弄丢的我只有题名,把题名说出去,只怕会吓到对方吧。名字,名字……我心里默念,眼前闪现过标示题名的纸条。

 “Lost。”

 “呃?”Garry愣了。

 “我……我的名字。”我的目光游移着,撒谎的罪恶感让我不敢看向他的眼睛,“爸爸妈妈……带我来看画展,但是我…找不到他们了,然后……从上面掉下来……”

Garry这才明白我是在回答他之前的问题,弯弯嘴,笑了:“Lost,Lost是吗?放心吧,人——好吧,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爸爸妈妈的,要相信他们一定在某个地方等你哦。小孩子家家一个人太危险啦,这里好像有很多古怪的家伙……”他顿了顿,像是要压下心头的恐惧,“不过没关系,人……我陪你一起就不用怕那些怪东西啦!!”

怪东西……脑海中顿时出现画框子和无个性的身影。对了,这里是第二区。我了然,遭遇了它们,也难怪Garry的玫瑰会凄惨到这样地步。看来待会儿会常碰见它们,倒是要抽个空让它们先别过来才行。

 “好啦,我们走吧!过了这么久,外面的怪东西应该已经走了才是。”Garry起身,伸了个懒腰,转身看看我,“能走动了吗?”

依旧是点头,我拉住要去开门的男人,把大衣递给他,再指了指一旁桌上被无视许久的玫瑰。

我真担心他会直接冲出去,然后把关乎性命的玫瑰丢在这里。

 

 “呼,呼……应该,应该安全了吧?”Garry边往后看边喘着气,一副要虚脱的样子,把我放下来,盯着我,“你呀,还真是冷静呢。”

我一言不发回视他,心里暗道要是你和我一样被人天天黏着画着画那,你也不会害怕的。

才从房间出来不久,我们就撞上几个正四处游荡的无个性和画框子。它们看见我愣了愣,仍遵守职业操守追上来。Garry抱起我一路逃亡,慌不择路,直接把正打算告知无个性们的我晃得眼前稀里哗啦什么也看不清,待清醒过来,已早看不见无个性它们的身影。得,现在该发愁怎么告诉无个性它们这事了。我正发愁,忽然听见Garry叫了一声:

 “嘶,好痛!”

我忙凑过去,看见他抱紧身子蹲下来,倒抽着气。被他随意插在大衣口袋的蓝玫瑰悄然落下两片,花瓣刚落到地上便消失了。

哦,是刚刚被无个性碰到了吧?我环顾四周,看到不远处有个花瓶。从大衣口袋抽出玫瑰,插到装满清水的灰色花瓶中,清水消失的瞬间玫瑰发出蓝光,恢复到娇艳欲滴的样子。拿着玫瑰回到Garry面前,我迎上他因疼痛消失而抬头的惊奇目光。

 “没想到玫瑰还会有这种用处,人家……我刚才居然没发现,真是太大意了。”

拉着我的男人嘟哝着,瞪着手中的蓝玫瑰。

 “所以啊,一定要好好保护玫瑰哦!”Garry认真地对我说道,然后偏头自言自语,“怪不得刚才被那怪女人追赶时觉得身体疼,原来是有花瓣掉了……诶,是说被它们碰到花瓣就会掉?还好花瓶里的水能让花瓣再长出来……不过这种事怎么看都很奇怪嘛!要是花瓣被拔完……啊啊不要想啦!”

所以说到底是谁不好好保护玫瑰?我移开目光,无言。

我们正走在一条幽蓝色的走廊上,两旁没有门也没有画,走廊前后长得看不到头,不知到了哪一区……虽说应还是在第二区的范围内。从刚才起,鼻尖前便弥漫着若有若无的香味,让人很是不安。我抬头看了Garry一眼,他看起来恍若不知。

不过没被发现我的玫瑰是假花,真是太幸运了。我捏紧红玫瑰,把它举到胸前,看似娇艳的花瓣,却是没有任何生命波动的死物。

……要不要带他去第四区?甚至……第五区?

察觉到越来越浓的香气,我摇摇头。算了,先把当下应付了再说。

 “阿嚏!”Garry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奇怪,好香的味道,Lost你闻到了吗?”

点头。“好像……是从前面来的。”我开口道。

确实是从前面传来的没错,因为前面那无厘头的家伙,已经开始搭讪了。

——呀啊呀啊,是第四区的主人啊!终于见到你了,一直听画框子它们说好可爱什么的,还在想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看来果然好可爱~

啊,啊。可惜很抱歉自己并不觉得这种事有什么好高兴的。我默,心里知道光这样想着无法给出答复,但Garry在一旁,我也没法开口。

——咦,怎么不说话啦,是我的言辞轻佻了吗?呜呜对不起啦不要怪罪人家嘛,我又不能走动你也从没到这边来过,好不容易才见次面难免激动嘛嘛!我的题名叫《幽蓝之间》,咱们认识一下?

……好烦。

——为什么还是不说话呢?啊……是因为你身边的人类?为什么宁愿跟人类一起玩也不肯回答我啦嘤嘤,是不是把他处理掉了你才会回答?哟西!这种事我还是很在行的,就交给我吧!敢夺走我的朋友的人类,准备好承担我幽蓝色的怒火吧!!

 “……住手!”我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挤出两个字,心里万分庆幸自己以前没碰到过这个二货性格的家伙。

 “嗯?你在说什么?”Garry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转过头,忽然惊讶地喊起来,“诶,那是——花?!”

我抬头,面前不远处像是走廊尽头的地方盛开着一朵蓝色的花,花瓣将墙壁全然覆盖,带刺的藤蔓沿两壁向我们这个方向蔓延。跟Garry的蓝玫瑰不同,那朵花的颜色要更加深邃,像调进了过多的黑色,光看着就要将人吸进去。

整朵花异常妖艳,没有靠近,便能闻到浓烈到叫人战栗的花香。只是原本是花蕊的地方空出一个小口,看过去黑漆漆一团,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我眯起眼睛,终于在花瓣下面看到一张被遮蔽的纸条,看不清楚,估计就是那家伙所说的《幽蓝之间》四个字。

“好不详的感觉……但看样子除了那个小口没有其他出路了。”Garry说着,想要凑上前去,我忙一把拉住他的大衣下摆。

“不,不要!”别过去,那家伙还不知道会做什么!

“没事啦,不会有事的!”Garry摸摸我的头以为我吓到了,故作镇定的说,“只是去看一看,说不定前面就是出路了哦!”

笨蛋,我怕什么,还不是担心你!我拼命摇头,手紧抓住下摆不放,移开视线小声开口:“……《幽蓝之间》,你不准乱来!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声音微弱,但我知道它听得见。

——诶,为什么啦好沮丧!就这么护着这家伙啊?

 “之后再来陪你玩,现在先放我们过去好吗?顺便……能帮忙给无个性它们传个话,让它们先别过来吗?……求你了。”

——唔?这话很怪呢……好啦好啦,一言为定!不过我是联系不到无个性,你自己看着办吧。你之后一定要来哦!

松口气,我回过神,看见那朵盛开的花一瓣瓣打开花瓣,花蕊的小口扩充为一个可供两人勉强通过的入口,带刺藤蔓也收敛到一旁。耳边响起Garry惊讶的话语,我松开下摆,轻轻抓住他的手摇晃,示意他前行。

 “哇哦,Lost你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吗?好厉害!”Garry叫出声,一阵后怕,冷汗都出来了,“如果现在才是正确入口的话,刚才过去人家……好吧,我就惨了。……还好还好,要不是你拉住人……哦,我,说不定真要完蛋诶。”

才,才不是未卜先知!我僵住身体,低头看地,一面拉他往前走一面结结巴巴开口:“只……只是觉得刚才会很危险……”忽然想起什么,抬头,转移话题,“倒是Garry为什么总要把‘人家’改成‘我’?感觉你自称‘我’好奇怪。”

 “呃,很奇怪吗?”Garry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人家……哦,我的习惯是说‘人家’啦,只是不会觉得很没有男子气概嘛?而且,克瑞塔也不喜欢要求改嘛……”最后一句声音微弱得简直听不到。

 “我只是觉得Garry你还是选择自己习惯的方式比较好,男子气概不是体现在这种东西上的。最主要是,你改也没改出成效啊。”我直白地说,耳朵抓到“克瑞塔”三个字。这是人……名?看样子是Garry很在乎的人……我看了Garry一眼,不做声。

 “这,这样吗?”

Garry陷入沉思,我们沉默地穿过花的位置。眼前,是一个布满水晶的房间。幽蓝色的水晶透明得像镜子,仿佛能照射出面对它的人的一切……不想为人所知的秘密。包括,那些丢失过,却装作不曾存在过的事物。

我忽然想起方才通过花时脑海中出现的话。

幽蓝之间,也是记忆之间。


评论

热度(6)